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佩帕』一发甜饼。

        现代,未交往前提。
        佩帕only.

        游云徘徊于天际,晃晃悠悠好似漫过时光。
        冬季里灰蒙蒙的阳光在树影交错的缝隙间投下圆圆点点的光斑。算不上太冷,可实在也说不上暖的天气。
  昨晚的雪积在地上薄薄一层,踏在上面发不出太大声响,但是却足以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帕洛斯回头望去,佩利的脚印明显的要比自己大一圈,真不愧是大型犬。哈了口气搓搓自己的手,嘴里吐出的雾气氤氲了脸,神色便有些不真切起来。
  见他停下回望,佩利便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不解的开口。
  “帕洛斯,你在看什么?”
  “在看过去。”
  帕洛斯收回视线继续向前,佩利则是满脸不解的回头看着除了细雪和连片绵延直至接到他们脚下的脚印,空若无物的街道。正想转过头和帕洛斯说些什么,却发现他已经自顾自的走出一段距离了,便仗着自己腿长几步追过去与他并齐。
  “什么过去啊?”
  帕洛斯总是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而当他试图去搞明白的时候,帕洛斯也不总是会给他解答,有时候笑着揉揉他的头一言不发,偶尔还会因为他的不解而生气,虽然他完全看不出来帕洛斯在生气,但是总能凭自己动物般的直觉感知一二。
  这个时候他会试图哄帕洛斯开心,有时候哄得好,有时候哄不好,有时候不知道是哄好了还是没哄好。帕洛斯总是有办法把他耍的团团转。
  “你看,这些脚印被留在了过去,而我们却迈向未来,所以这些脚印是过去的脚印。”
  嗯,很有道理。
  ...虽然听不懂。不过这次的反应看起来是第一种,莫名有点高兴。其实第二种也不错。
  “那么这跟什么有关系吗?肉吗?打架吗?还是跟你有关呢?”
  佩利是个注重当前的人,在他的眼里没有诗和远方也自然不懂帕洛斯难得的类似于感怀伤秋的情绪。他一口气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说了一遍,并且莫名自信的觉得自己一定能猜对至少一样。
  这次是第二种了。帕洛斯笑着压了压手掌,示意他低下来一点,他顺从的低下头然后理所当然的被揉头。他本不该这么听话的,但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帕洛斯就能用各种方法让他接受,到现在完全的习惯。但他还是象征性的表现出郁闷的表情,他难得细致的注意到帕洛斯并不讨厌他在被揉头之后露出这幅表情,而且好像还有点喜欢。
  真是个恶劣的人。他撇撇嘴,继续向前。
  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懂自己为什么要取悦这个总是耍自己玩的骗子。但是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就可以了。
  “佩利,”帕洛斯突然抓住他的手臂,他便停下,疑惑不解看过去,“走慢点。”
  说着又看向身后的脚印,佩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仔细看,帕洛斯的脚印比他的小,间隔也比他的短。
  的确,帕洛斯比起他来要矮,还很瘦弱。
  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觉得要对这个同伴展现友好,所以对他就格外容忍些。觉得自己逻辑完美的佩利露出在帕洛斯看来傻兮兮的笑。
  “你在笑什么呢?”
  帕洛斯当然知道佩利是个什么样的人,肠子直的一通到底,所以很明显,他的笑显然是在对这些脚印发表看法,但是在没有读心术的情况下帕洛斯只能认为佩利是在嘲笑他。
  虽然这放在正常人的脑子里是绝对不可能的,怎么想都知道当着对方的面直接嘲笑是有多么不礼貌,但是很抱歉现在在他面前的佩利,是一个可以当着雷狮的面嘲笑他头巾被人偷偷打了个蝴蝶结的家伙。
  于是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把佩利吓得倒退了两步。
  啧,这个家伙,越来越敏锐了。
  帕洛斯好像生气了。佩利看着他的笑,完全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不知道从何补救。从前的话,基本上只要说实话,这种事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可是唯独这次,他不想说实话。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句“我好像比起其他人好像跟喜欢你”要说出口会这么困难,但是嘴巴就像被人死死捂住一样,他不理解,也没有办法解决。
  所以他以最直观的方式一脸为难的看着帕洛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所幸帕洛斯是个聪明人,一直都是。
  他虽然不明白佩利的意思,但是好歹清楚了他并没有嘲笑自己,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原谅佩利的意思,身上的恶劣因子促使他不想放过这个貌似有趣的机会。
  戏耍佩利总是有趣的,至少比整天板着脸的卡米尔和戾气颇重的雷狮有趣。但是貌似也比其他人有趣,有趣的多,所以他不介意花上大半的时间和这个大型犬呆在一起,完全不会无聊。
  傻是傻了点,但比起其他任何人都足够有趣。
  而且很快就会抛之脑后,从不记仇。
  但是他没有想过,或者说是逃避去想,为什么这个人会比起其他人都要有趣?为什么不停的使用有趣而不是其他的词汇去形容?
  骗徒的筹码是自己的一切,赌上心可就彻彻底底的输了,帕洛斯作为一个骗子而言非常优秀,也绝不允许自己失手。但是,想要就是想要,这一点并不会被自我否认,贪婪总是同欺骗与影随行。
  他想要这条忠诚臣服于雷狮身边的犬。
  他想要,所以他必须得到。
  帕洛斯微微垂首,露出有点失落的表情。
  “你是,嫌弃我作为同伴太过瘦弱了吗?”
  “怎么会呢?!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很好啊,真的!”
  他现在看起来就差没有摇尾巴以示忠诚,当然前提是他要有。
  “那你笑什么?”
  “我...”佩利抓了抓头发,“我,嗯,我觉得开心什么的?”
  “开心什么?”帕洛斯抱臂饶有兴致的询问,已经完全没有刚才低落的样子,但是纠结于回答问题的佩利显然没有注意到。
  “....因为,我们在一起?”
  帕洛斯听着还在前进的脚步一个趔趄,被佩利眼疾手快的扶住他的手臂。但是帕洛斯并没有什么感激之情反而回头瞪了他一眼,重新站稳。
  这什么鬼答案,还不如不知道呢!蠢死了!
  帕洛斯把脖间白色的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半张脸。佩利有点奇怪的看着他,微红的耳尖在白发间格外的显眼,莫名自己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帕洛斯,你…”
  “闭嘴!”帕洛斯低喝道。
  “噢。”佩利委屈的闭上了嘴。
  两个人静默的走在长长的街道上,鉴于帕洛斯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佩利乖乖的一路没说话。
  “佩利。”帕洛斯走到一半突然喊他的名字。
  “嗯?”佩利疑惑的看着他。
  “我不是叫你不许说话吗?”他笑眯眯的眼睛让佩利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明明是你先叫我的,真不讲道理。
  但还是识相的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佩利,我…”帕洛斯抬起头,注视着佩利颜色梦幻的眼睛,突然声音就一滞,“我们去吃KFC吗?”
  介于帕洛斯之前的警告佩利只能大力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对于这个提议万分赞成,欢快的连脚步都加快了几分。
  帕洛斯却低头落在后面慢慢踱步,双手紧握成拳。眼神深沉,脸色晦暗,脚也仿佛陷入泥潭般迟缓起来。
  开什么玩笑,哈?连这么简单的谎言都说不出口,一句我喜欢你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玩弄人心的妄言,自己在犹豫什么,顾忌什么?
  以前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靠着谎言存活于世的人却突然不会撒谎了?!
  佩利走出几步,看了看周围发现帕洛斯慢下来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就准备开口叫他,但是转念一想,之前被告诫过不能说话。
  于是三步并做两步拉着他的手臂一个劲的向前走,害的帕洛斯不得不加快脚步甚至带了点小跑,脚上的滞锆仿佛在一瞬间脱落。
  “蠢狗!你干什么啊!”
  愣了一会儿帕洛斯才反应过来,挣开他的手。
  “诶?”佩利看着自己被挣开的手,无辜的说,“是你说不能说话的,我就只能用这种方法带你走了。”
  帕洛斯眼睛微睁,回头看着一路跑过来的脚印凌乱交叠,倒不像之前那样整齐,毕竟被拉着走就没办法好好把控脚步了。
  凌乱的,甚至不完整的脚印,让人觉得,自由。
  因为这个奇怪的联想,帕洛斯突然就笑出声,无法抑制的笑个不停。
  哈,自由?
  呵,自由。
  “帕洛斯!!”
  佩利的大吼打断了他的笑声。
  “生气了?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你啦。”
  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生理泪水,对着佩利摆摆手。佩利却一脸忿忿。
  “我才没有生气,在难过的明明是你。”
  帕洛斯难得诧异的看着他,眼里还有微闪的泪光。佩利看着他,心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加速,想了想以前自己烦躁的时候帕洛斯是怎么做的,然后搭上帕洛斯的头,小心翼翼的揉来揉去。
  “乖,帕洛斯,不难过。”
  声音和眼神都很认真,几乎是带着些珍视的意味。如果是女孩子,说不定就被他搞定了,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帕洛斯,是一个可以面不改色的用他的巧舌头骗过无数人的家伙。
  而且这里是大街,十八岁成年男子被当众摸头杀。
  帕洛斯的心情可以想象。
  默哀。
  雷狮和卡米尔在电影院门口等着他们两个,前者抬腕看了眼手表有点不耐烦的摸摸后颈,后者拉拉围巾一言不发。
  又过了一会儿才看到帕洛斯扯着佩利的围巾像遛狗一样把他牵过来,样子看起来意外的和谐。
  雷狮也没询问他们怎么了,下颔往电影院的方向微微一抬,几个人会意前进。他们带着砸场子的气场,在检票员颤颤巍巍的目光下递票进入了影厅。
  “佩利,你能不能把你凶狠的眼神收敛点,我们这次又不是来找事的。”帕洛斯把手里的围巾往低处一拽,佩利头往下一低差点摔倒,拳头一举下意识就要打人,但是帕洛斯却完全没有回头看他反应的意思,自然也没看到他的拳头,他只能悻悻的放下手。
  他不可能真的下手去打帕洛斯,尤其还是在他完全无防备的情况下。
  四个人约好了一起看恐怖血腥电影,在全场尖叫的时刻,镜头切向这四位。
  雷狮,托腮看着面前的内脏与断肢齐飞的场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认真注视着屏幕,手里抓爆米花的动作就没停过,偶尔瞥一眼大哥。
  佩利,看着杀人打斗的场景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恨不得自己替上那个杀人魔。
  帕洛斯,这个反应是最恐怖的,在一片血腥的画面前笑的一脸乖巧可亲,自行想象。
  电影到了最后,感动人心的场景出现,在所有人的哭泣声中。
  雷狮和佩利已经睡了,卡米尔又要了一桶爆米花,帕洛斯依旧笑得一脸乖巧可亲。
  ....够了你们根本不配看电影!
  坐在他们后排的人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