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凹凸世界】在那不知名的小屋④(搞笑向

本文cp:雷安,瑞金,嘉德,佩帕(注意避雷)
极度ooc预警,完全是写着娱乐自己。
梗源自于群里可爱的紫堂。

       “好啊好啊,闷在这里我快要无聊死了。”金飞快举手表示自己加入。
  “可以说一下具体的游戏内容吗?”
  安迷修也有点好奇,虽然总觉得大赛第一身边的奇葩大概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但是现在也只能靠这样打发时间了。

  “很简单的!”雷德兴致勃勃的说,“每个人出三个题目,抽到的人只能回答是或不是,如果是的话就要照办或者有所表示,不是的话.....”
  这里诡异的停顿,雷德一掌拍在桌子上。

  “不是的话,就要被出题人扇耳光,要多狠有多狠,要多重有多重。来不来?”
        众人都被他这种狠绝的气势镇住了。

  “有点意思,”帕洛斯微微眯起眼,笑的意味深长,“这个游戏....没有规定不能说谎呢。”
  “也就是说只要全部都回答是就不用被扇耳光了?”金摸摸后脑松了口气。
  格瑞立在他旁边冷静提醒。
  “问题是你要做到那个所谓的【是】。”
  “书房应该还有多出来的纸和笔。”
  帕洛斯思索着,以眼神示意佩利去找找。

  “...等等,你们...要玩吗?”安迷修退了半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
  “怎么,你怕了?”雷狮挑眉,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雷狮,这种激将法对我不管用,”安迷修叹了口气,既然所有人都参加,自己总不能在这群恶徒面前示弱吧,这样想着微微颔首,“好,我参加。”
  “这才像话。”
  在一致无视了老僧入定一样盘坐在沙发上的嘉德罗斯后,大家开始悉悉索索的写字,不久,老实的安迷修在保证不会偷看之后,将所有人的纸条收集起来,打乱之后塞到箱子里。

  “谁先来?”雷德环视了一圈,奇异的安静。
  格瑞眼疾手快的在暗地拉住了金准备举起来的手,对他暗示性的摇了摇头。
  这种事还是先找个人试试水比较好。
  佩利抬手。
  “我。”
  帕洛斯微笑着悄悄收回捅他的手肘。
  佩利的手在箱子里面乱搅,然后飞快抽出一张纸条。
     还没等安迷修看过纸条,佩利就把纸条直接递给了帕洛斯,然后帕洛斯接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这个画面,怎么那么像....
  安迷修疑惑的看着他们,联想起自己曾看过的一位狗主人和他的爱犬。

  帕洛斯念出了纸条上的内容。
  “你跟你左手边的第一个人,是朋友吗?”
  这种白痴题目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佩利左手边的第一个人,大家把视线集中在帕洛斯身上。
  “我跟帕洛斯当然不,哇!帕洛斯你踹我干什么!”佩利不满的举拳示威,然后又在看到帕洛斯熟悉的注视智障的视线里委顿下去。
  我又干什么了?佩利摸着后脑。
       看着他这样帕洛斯气不打一处来。

  “蠢货,你还记得游戏规则吗?!”
  帕洛斯用力一扯他的鬓发,就像拉亮一个古老的电灯泡。
  “很痛啊喂!”佩利一拳过去,被他灵巧的侧身躲开,瞪了他一眼才开始想他说的话,“游戏规则?....啊,对了,说不是的人要被扇耳光来着!”       
        帕洛斯在一边无力扶额,雷德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你也不容易啊。”

  “那我跟帕洛斯是朋友!”
  “那么请证明。”
  安迷修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佩利一把揽过帕洛斯的肩比了个万分俗气的剪刀手,帕洛斯一脸嫌弃的推他的脸,可惜没了元力他完全比不过靠蛮力打架的佩利,于是两个人的距离纹丝不动。
  看到这幅情景,安迷修掩唇轻笑了两下,算佩利过了。

  从佩利开始往右边开始传,第二个是雷狮。
  伸手从箱子里抽出来之后看都没看就丢给了安迷修,样子潇洒至极。
  安迷修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结结巴巴的开始念。
  “你是不是有个深埋心底的人。”
  “是。”利索到几乎是立刻就回答了出来。
  安迷修微不可见的一怔,然后一如往常的笑了笑。
  “这还真是没想到,请证明。”
  “这你要我怎么证明?”雷狮直勾勾的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则低头扣着下巴一脸为难的思考,两个人的气氛一时之间给里给气的。

  “这当然是要说明他对你有多重要啊!”
  雷德直接越过佩利和雷狮一胳膊搭上安迷修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笑嘻嘻的看着他左边的雷狮。
  相比起到处乱跳的雷德,嘉德罗斯简直安静的不可思议,他鎏金色的双眸注视着窜来窜去的赤红,神色不明。

  “重要?”雷狮在唇齿间咬合着这个词,疑问的语调里难得不再夹杂着嘲讽,反而好像认真的思索起来。
  那一定是对雷狮相当重要的人,安迷修想,这个海盗头子就没有现在这么认真的时候。
        他也开始好奇起来,但是窥探别人的隐私是不礼貌的,即便那个人是雷狮。周围安静下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