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瑞金】coward.(胆小鬼)

◆花吐症。
◇双向暗恋,双视角。
◆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最糟糕的事态,格瑞沉默无言的注视着金,看着他指缝间的隐隐泛黄的花瓣。

        这个白痴,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出他喜欢的人是谁,问他也只会一个劲的摇头,虽然心里已经烦躁到几乎升起怒火,但想要撒手不管是不可能的,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掉,是不可能的。

        格瑞的拳头微微攥紧,如果找到那个家伙,不好好揍一顿绝不能消下这股愤怒,看着金弓着背难过的咳嗽,连声音都带上了几分沙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紫色的眼睛近乎冷酷。

        这个人是金,是他的发小。他上前几步,一把扶住金咳得几乎要向前倾倒的身体,面露三分无奈。
        金是,有温度的,会发光的家伙。
        这么重要的人,担上一句喜欢并不为过。但是这句话是不能对他说的,绝对不能。

        ——格瑞!这个病会传染的!我绝对不想让格瑞也变成这样!
        ——没关系,我没有心仪之人。
        ——这,这样吗?
        ——嗯。

        嗯。这是承诺,我在你的面前,没有任何喜欢的人,金。
        如果说出口,就连现在这样最简单的触碰都做不到了吧?
        那样的事,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但是即便在心里做了这么多的辩解,也当然知道触碰他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死亡,自己能放弃生命只为了在他无助的时候能搀扶住他,却不能在他面前吐出一星半点的喜欢,最后不过一句。
        『胆小鬼』

        “格瑞,你刚刚说什么?”金恰好抬头看到格瑞的嘴唇微动。
        “没什么,你好点了吗?”
        “嘿嘿!我可是金!这点小花瓣怎么可能打败我呢?”金摸着后脑笑的一脸憨厚,眼睛却藏不住秘密的偶尔往下瞟。

        “......。”格瑞顺着他的视线,盯着他正用脚拖着一小部分带着血丝的雏菊花瓣,扫向自己的后方。
        被发现后那只脚明显一僵,然后猛然加快了速度,但是却在冷冷的目光监视下越发的慌乱而毫无章法。

        最后格瑞叹了口气,在金尴尬的低下头后轻轻用手背隔着帽子敲了敲他的发顶。
        “笨蛋。”
        你也是,我也是。
        随后将两手插回裤子口袋里,转身往回走。
      
        金把自己缩成一团,裹在被子里,脸难过的拧巴在一起,看上去丑极了。
        为什么喜欢上格瑞?

        他独自坐在公园的塑料洞里,他一难过就来这里,他在用奇怪的方式惩罚自己,他决定把晚饭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仿佛这样就能补偿什么。
        原本,原本是这样打算的。
        “金?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昏的余晖洒在格瑞的银发上,他微微屈膝向自己伸出手。
        “这种蠢事不要再做了,回家了。”

         那个时候就像被他瑰紫色的眼睛蛊惑了一样,脑子里面幼稚的想法一瞬间被抛的远远的,搭上这个人的手,死死的抓紧。
        很温暖的力量从手中传递过来,浸润了四肢百骸,最后根植于心肺。

        这个人是格瑞,是他的发小。使劲借着格瑞手的力道向前一扑,整个人赖在他怀里,笑容傻的冒泡。
         格瑞是,无论如何,都会来接他回家的人。
       
         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想过告白。
         他不能让格瑞和他一样变成奇怪的人,那样太自私了。而且格瑞这么优秀,一定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金有些无措的看着格瑞的背影,格瑞是个很温柔的人,一直都是。
         他抿着下唇一手捂着自己刚刚被吹过的脑袋,一点都不疼,可是心却一抽一抽的,鼻子也开始泛酸。

         “等等我啊,格瑞!”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欢快起来,过去揽住他的胳膊,“我们今天去吃猪排盖饭好不好啊!”
         见格瑞点了点头,金笑开,刚想说什么,他就突然抽出了手臂。
        “金,你先去吧,不用等我了。”说着就疾跑着不见了。
        甚至连他要去干什么都来不及问清。
        金抠着脸,然后抬脚走向之前说的那家店,突然仰起头看了看黄昏时刻的天空,火焰燃烧着的天空在湛蓝色的眼睛映出瑰丽的颜色,惊心动魄。

        『胆小鬼』他有点气鼓鼓的对自己说道,恨铁不成钢一样的声音里,或许,还有点无助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这幅狼狈的姿态,几时不曾有过了?
         看着满洗手池夹杂着血气的白色花瓣,格瑞卡着自己的喉咙,随意的用水冲了冲脸,擦去嘴角的血迹。
         确认自己还能控制转头立刻推门出去。
         还有个笨蛋,在等着自己。
        
         但是金并不在之前说好的餐厅里,也打电话向伯父伯母确认了他不在家里。
        像是突然一瞬间,人间蒸发。
        格瑞站在原地,人潮于他身侧流动,嘈杂喧哗的声音,全部消失。

        他突然开始跑起来,用尽全力去奔跑。
        不能失去,只有这个,不能失去。
        大概是平时太过冷静,才会在慌张的时候,格外明显。
       
        金蜷缩在公园的塑料洞里,自从很小的时候格瑞接他回家那一次,他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这个洞也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大,那么使人安心了。
        “我真的是,到底在做什么啊!”

        金烦躁的把自己头发揉乱,然后把脸闷在膝盖里企图把自己闷死,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抬头大口大口的喘气,还一副得救了的表情。
        “你是笨蛋吗?”

        “我才不....!格瑞!”下意识的反驳到一半立刻噤声,然后猛的将头探向洞外,毫无意外的凭借自己已经长高的个头,撞到了洞上方的塑料板。
       “嗷!好痛!”捂着自己的脑袋。
        格瑞抱臂,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
        最后他一手惨兮兮的捂着额头,一手扯着格瑞的袖口,在月光的护送下漫步回家。

        盯着格瑞的背影发呆,记忆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小,跳下树洞的时候一不小心扭到了脚,还是格瑞背着他回家的。

        ——格瑞格瑞,你身上好像有股汗味。
        ——做了点运动。
        ——格瑞格瑞,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吵死了。

        当时还小,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一个荒谬的想法在脑内成形,金脚步一顿,被扯着袖口的格瑞感知到什么一般回头看着他,语气略带疑惑。
        “怎么了?”
        “格瑞,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用不着你操心。”
        他平淡的偏过头去,反而证实了金心里的猜想,是......一条街一条街得找过来的对吧?
         所以才会出汗,所以才不愿意说出口让他觉得愧疚。
         这个人,已经温柔到坏掉了吧?
         不,这样的话,不能,这个人,不能,不能给别人,不能交给任何人。
        
        格瑞感到袖口被人不自觉的攥紧,转身抬手擒住金的手腕,蹙眉正要说什么。就被尽数堵在了泪眼摩挲的蓝色里。
       
        我这个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啊!
        金看着格瑞诧异的紫眸,用另一只手使劲把眼睛擦来擦去,嘴巴咿咿呀呀,如同初生学语的孩童,词不达意。
        越说不好就越着急,越着急就越说不好。
        最后逼的眼泪越掉越凶,想传达的话却一点都没有传达到。

        可是爱情的神奇往往就在这里。
        格瑞在他慌张的,怪异的,近乎是毫无意义的破碎不堪的声音里,突然一瞬间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脑子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体就已经先一步抱住了他,格瑞轻轻的,把他的脑袋摁进自己怀里。
        “我喜欢你,金。”
        原本稀里哗啦,怎么都止不住的眼泪,突然一下就停了,金打着哭嗝死死搂住格瑞的腰。
        “我喜欢格瑞!世界第一喜欢!”

『爱情往往带来奇迹,给予胆小鬼们勇气』

----------
激情三小时,格瑞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