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凹凸世界】在那不知名的小屋⑤(搞笑向

本文cp:雷安,瑞金,嘉德,佩帕(注意避雷)
极度ooc预警,完全是写着娱乐自己。
梗源自于群里可爱的紫堂。

  “如果非要说的话,其实也没有多重要?”雷狮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欠揍表情,但是顿了顿又说到,“这不是重不重要的事,而是,从遇见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是注定的命运。”
  “没错,就是这样吧,虽然没有明确的表达过,但是,我们的相遇,命中注定。”

  安迷修有点愣愣的看着雷狮说起那个人就仿佛可以发光的眼睛,摸着脖子微微低下头。
  还有这样的人啊,命中注定的。
  一瞬间某个人恶劣的笑脸在脑海中闪现而过,安迷修吓得拼命甩头想要把这张脸甩出脑海。
  我怕不是疯了吧。

  “喂,安迷修,这样可以了吧?”
  雷狮看着他摇头嗤笑出声,然后出言提醒。
  “啊?噢....可以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怎么好意思说不行呢?毕竟,就算是敌人,作为骑士还是要公正。

  接下来跳过作为裁判的安迷修,他的右边是一直看起来跃跃欲试的金。一轮到,他还没等安迷修喊自己就先跑到盒子那边抽纸条了。
  也不管谁是裁判就兴致勃勃的打开了纸条。
  到头来把纸条乖乖递给裁判的居然只有雷狮,不过....也对。
  金看着字条突然石化,纸条就这样在被他脱手掉到了地上。
  (你是不是有女装的癖好啊?)
  这下好了,全员都看见了,一时间表情各异。

  这这这要是证明起来....怎么办啊格瑞。金欲哭无泪的转头将求助的视线投向格瑞,饶是冷静如no.2一时之间也愣住了,他对上金的视线,无奈的摇了摇头,遂开口。
  “这题,谁出的?”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他,眼里明明白白的写着这是要为妻报仇吗?
  提前做掉出题人就不用扇巴掌了?!不愧是大赛第二该有的决心和气度。
  安迷修的眼神突然开始警惕起来,反倒是雷狮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笑意,佩利被禁止打架瘫在地上如同一条败犬,帕洛斯看好戏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变过。

  雷德突然又开始跳起来,然后窜到嘉德罗斯的身后手搭在他肩上露出个头,小心翼翼的打量格瑞的情绪状态。
  原来是你这家伙吗?众人顿时心如明镜。
  嘉德罗斯不爽的一把扯着雷德的马尾把他从身后扯出来。
  “太难看了,雷德。”
  雷德抱着自己的头皮欲哭无泪。
  “是的,老大,属下一定光荣赴死,绝不给您老人家丢脸!”
  嘉德罗斯眼角抽了抽,隐隐露出嫌弃。
  不过....他看向格瑞,随意而微带讽意。
  “好歹也是我的手下,格瑞,主动给我下这种挑战书的后果,我倒是很乐意接受。”
  雷德愣住了。
  我我我,我旋转爆炸螺旋升天!老大他居然护着我了!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啊啊啊,祖玛在上啊啊,圣空星显灵!
  飞快地从被拽着马尾在地上装死的恢复过来,一跃而起做了个祷告的手势窜到嘉德罗斯面前几乎脸贴脸的距离,隔着面罩的眼里闪烁着不为人知的激动。
  “哇——,我果然没跟错人啊,老大你太帅了,我要给你把电话打爆啊啊啊!”
  嘉德罗斯看着他离自己不过2cm的距离,面罩上的显示灯闪个不停的雷德异常激动的胡言乱语的不知道在讲什么,一脚把他踹到墙上。
  然后自然的收脚,世界骤然安静。
  动作还挺自然流畅的,一看就没少在私下的时候自主练习。

  金咽了口口水,看着被整个人被嵌在墙上的雷德自然脱落,然后跟个没事人样的继续笑嘻嘻的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这什么人啊,比我骨骼清奇毫发无损还厉害,要是挨着一巴掌,吾命休矣!
  毫无疑问,金都能预料到事态的严重,格瑞就更不例外了。
  他微微蹙紧眉头,最后摇了摇头对着金投出怜悯的目光,示意他乖乖认命。
  “所以啊,小家伙,你到底决定好了吗?”
  雷德翻了翻手腕,一副已经做好抽耳光准备的样子。
  “我我我我....,”看着他的动作,金结结巴巴的在脑内头脑风暴,最后闭眼瞎喊,“我是!我是行了吧!”
  .....全场一片寂静。
  啧啧啧,狠了狠了。

  “那,那么,请证明。”安迷修虽然非常于心不忍,但是公正的骑士不能卸下自己的责任,于是轻声说。
  雷德不知从哪拿出一件女装,以一种活生生恶霸强迫良家妇女的姿态靠近金,对着这个一脸惶恐的人伸出了他罪恶的双手。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