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分享一个脑洞x

雷安abo的部落梗
雷安所在的a部落和b部落有联姻关系。
a部落最强的omage要被当做祭祀培养长大然后嫁给b部落的最强的alpha,b部落也是。
然后a部落嗯,安迷修成为了祭祀,他深知自己的使命承认了自己的命运,因为他本来就是孤儿是部落收留了他,他很感谢大家于是同意成为祭祀。

然后每一个祭祀都是万分珍贵的,所以身边会有一位守护者,在守护者的选拔中雷狮脱颖而出,理所当然的打败了所有人,因为守护者的职位非常重要,而且在祭祀成年嫁人的时候就可以摆脱身份并且实现一个愿望,没经过允许是不可以离开部落的违者会受到农神的诅咒,但是只要族长使用权限就可以将人逐出部落,所以雷狮想通过这个愿望得到自由。

成为祭祀之后安迷修可以见到的人就屈指可数,雷狮陪伴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安迷修就开始单箭头雷狮了,雷狮态度不明但是他想要自由的野心太强烈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但是时间很温柔,雷狮虽然不明白安迷修没说出口的感情但是也知道自己在安迷修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因此对安迷修也很尽心,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对远古流传下来的画本里的雪山大海充满了兴趣,为了这些被困在这里永远不可能看到的风景他愿意不顾一切。然后安迷修的十八岁来了,雷狮牵着他的手凑过去低声问他紧张吗?安迷修摇摇头,雷狮嗤笑一声,原来这家伙也会撒谎,刚刚他问的时候这家伙的手分明一紧,然后最后雷狮把安迷修亲手交给了b部落的那个alpha,然后就在安迷修转身的时候狠狠扯着那个alpha的领子低声警告。

“如果你敢让布莱卡(暂部落名)最耀眼的星辰黯淡哪怕一点儿,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

然后就是对方的祭祀要嫁过来,雷狮理所当然的是a部落最强的alpha,但是雷狮直接提出了自己多年的愿望让前来示好的那个omage落下个没脸说自己要离开部落。
他攀登过雪山也遥望过大海,这自然是开心的,但是他有点开始莫名的心悸,他总是习惯性的偏头看向那个安迷修一直会在方位,然后一愣之后,才想起自己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当时他就有一点这样的感觉,只是想要自由的心太过急切导致他下意识忽略了它,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去想,可能在潜意识里他就知道,一旦自己深究了,那份几乎要唾手可得的自由就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遇到大海的第一个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境是他在婚礼前一天,问安迷修要不要一起走。
甚至还没有说原因,说去哪,安迷修就一口答应了他,仿佛从过去的很久很久以前就等着他说出这句话,然后他带着安迷修一路狂奔连夜逃跑,两个人在农神的诅咒下身体开始枯枝腐朽,然后雷狮哑着嗓子问安迷修后不后悔。
安迷修艰涩的笑了一下,说了什么,画面就像突然被禁音了一样听不清。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靠坐着,直至化为枯木也融为一体。
雷狮被微咸的海风吹醒了,海面被太阳照的波光粼粼。

这种景色真该让安迷修看看,他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毕竟他作为祭祀的活动范围少的可怜,连捕猎都不被允许参与。
....还有那个该死的梦。
安迷修那家伙究竟说了什么?

——
——
——只要你说。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