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邪教势力』我从来不说,也永远不做/嘉德


雷德直到被回收也不知道嘉德罗斯生而为神,无意王座。只因为瞥见培养基内赤色发丝在水中浮沉,一时兴起便随口答应了下来。

嘉德罗斯至死也不知道身为圣空星里的王,他为何可以一心修炼,不理政事。虽然作为大赛第一,可找上门来的蝼蚁少之又少。

两个不知道,误了一双人。


雷德不喜欢那群疯老头,但每次见面也只是心中暗讽几句便笑脸相迎。他自然知道祖玛不喜欢自己缠着她,但也依旧死皮赖脸笑嘻嘻的贴上去。他喜欢战斗,对弱者毫无兴趣,但还是耐下性子将不自量力的虫子暗地解决。

一生中就这么点温暖,全给了对他情无所衷的人。


“老大老大!”

“不要靠过来。”

“祖玛不在嘛,我好无聊哎。”

“想死的话可以试试看?”

“...改造人难得有点温度,老大都不想体验下吗?”

“不想。喏,祖玛回来了。”

“...还是算了。”

“怎么?”

“祖玛她肯定不喜欢。”

“你就知道。”

「我不知道啊,可是我想...我想,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嘉德罗斯,生而为王。不理世事,不通情感。直至一抹赤色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他才微弱地感觉到这个人好像是和其他人略有不同。

没人再敢在他面前嬉皮笑脸,

没人再胆大妄为到去扯他的围巾,

没人再整天在他耳边制造噪音,

太安静了。

安静到,有些无趣了。


“嘿嘿,我这一生撒的最成功的一次弥天大谎,就是喜欢一个人又瞒了他一辈子!

“成功到什么程度呢?”

“...就算告诉他事实,他也嗤之以鼻。”

丹尼尔的投影出现在半空中,暮色残阳猩红似血,让他本不太清晰的虚影看上去更加的不真实。

“那么,终赛来临了。前五以外的参赛者将会进行回收。虽然我也十分遗憾,感谢你们的努力,辛苦了,请安心休息吧。——代行神旨。”

雷德笑着从岩壁上跳下来,看着正在专心修炼的嘉德罗斯,声音里笑意不减:

“那么,属下就先走一步去找祖玛啦!老大加油啊,我家老大世界第一帅,绝对输不了!”

嘉德罗斯缓缓睁开金色的双眼,偏头看向雷德的方向,点了点头。

浅金色的光就这样从渐深的天空中洒下,覆盖在雷德的身上。

赤色的身影在灿金色的瞳孔中一点点消失,始终是无动于衷的神色终于在看到对方嘴角的笑容时略起了些波澜。

无奈又苦涩,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

最后眼罩也随着发梢湮灭,突然有些好奇起那个将大半部分的脸隐藏在眼罩下的人的眼睛是什么样的。不过终究是没能看见。

说不上遗憾,只是在心中留下了点痕迹,等时间渐渐消磨,便连这点痕迹也不剩了。

属于雷德的金属球就这样轻磕着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我家老大世界第一帅,绝对输不了!」

嘉德罗斯又重新闔上眼睛,似是懒懒的随口应付了句:

“嗯,辛苦了,输不了。”

评论(4)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