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凹凸世界】在那不知名的小屋②(搞笑向

本文cp:雷安,瑞金,嘉德,佩帕(注意避雷)
极度ooc预警,完全是写着娱乐自己。
梗源自于群里可爱的紫堂。

  现在雷德只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喊什么老大,喊什么!
  神他妈和喜欢的人接吻,这下老大绝对出不去了,祖玛会杀了自己的。
  还是留在这里陪老大吧。
  郁闷的缩在墙角,但是并没有人理会他复杂的心情,所有人或站或坐的围成一圈,战争的硝烟悄无声息。

  既然嘉德罗斯来了,那么这位大爷想也不用想肯定是要一间房的主,这下,怎么办?
  “这样吧,大家把自己愿意同住的人的名字写下来,然后对一下,重新分配房间好吗?”
  安迷修站出来,微笑着缓和气氛,提出一个貌似可行的方法。
  然后大家写好了时候,将纸叠在桌子上。

  第一张是金的,上面字迹很丑的并且毫无意外的写着格瑞两个字。
  第二张是格瑞的,字迹端正一如其人,然后也是两个字,笨蛋。
  金瞥了一眼高兴的跳起来,十分感动的就要扑过去抱格瑞,被他一手撑住脸无法靠近,手还在不停的往前够,于是大赛第二的眼中隐隐闪过后悔和嫌弃。
  ...能有这种自知之明也算是不错了。

  安迷修扶额拿起下一张,帕洛斯的。
  上面画了一只带绿色大串珠的黄毛狗,十分的生动形象,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谁。
  但是....

  佩利的眼神突然犀利,用鼻子狠狠嗅了两下确认屋子里没有第九个生物的气息,然后问帕洛斯。
  “喂,帕洛斯,这里根本没有狗!”
  虽然语气粗鲁,但是很明显透出的完完全全就是那种“你居然背着我有其他狗了,还要跟它睡觉”的眼神。
  以帕洛斯的智商,完全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
  下一张是佩利的,漂亮又圆滑的花体字,怕是帕洛斯帮忙写的吧,自己的名字写起来当然很熟练。
  不过,安迷修瞥了一眼已经蹲墙角陪雷德的某只恶犬,无奈的叹了口气。

  刚放下佩利的那张纸,笔锋遒劲的一个滚字占满了一张纸,安迷修死目,想都没想这一位是谁就把纸揉成一团向身后一抛,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完美的落入垃圾桶里。
  雷狮靠在一边挑了挑眉,对于安迷修的举动只是随意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明明还有三个人,但是纸已经看完了。
  安迷修是读纸的,雷德一开始就蹲墙角,剩下的只有....
  众人的视线再次聚集向盘腿坐在一边完全事不关己状的嘉德罗斯。
  气氛一时之间十分尴尬。

  “那个,嘉德罗斯,”安迷修顶着万众期待(并没有)开口,“因为房间不够了,我们必须要两人一间房。”
  “我知道。”没见过比着更理所当然的语气,安迷修顿时语塞。
  “既然你没有发表意见,那么是不是就代表不用给你房间了,嗯?”雷狮突然出声,尾音上扬带着些许挑衅,安迷修难得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被他看过来作的无声的“蠢货”口型一激全无。
  我竟然会认为他是想帮我,我一定是疯了。
  骑士先生今天也在被恶党逼着怀疑人生。

  其他人将他们这番动作收入眼底,再联想到进入这个房间的标准,心里一时都有了b数。
  以前就看他们两个不对劲了,帕洛斯摸着下巴决定再多围观一会儿,这么好的一出戏,现在就出去也太可惜了。
  “虫子就是虫子,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搞的那么复杂,”嘉德罗斯将手指把围巾向下一勾,随即伸手自然的指挥起来。
  “格瑞和那个废物一间。”
  众人完全诧异,不是,你不是喜欢他吗?
  堂堂大赛第一为爱委屈求全为哪般?!
  当然他们就只是在心里想想,本来就是件麻烦事了自然没有人会再去添乱。
  “这个和那只狗一间。”
  帕洛斯突然被大赛第一点名,往后退了两步愣愣的点点头。
  但是这样配对不就剩下....

  “你们俩个一间。”
  果然。
  雷狮和安迷修同时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
  “我不同意!”
  “在下异议!”
  仿佛早就料到这个反应,嘉德罗斯微微勾唇,露出睥睨的眼神。
  “你们觉得自己有的选吗?”
  的确,单凭嘉德罗斯的个人判断来看是二比一,但是这个选项的利益符合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利益,没理由会存在出他们两个人之外的异议。
  可恶,被算计了。
  安迷修悄悄挪到雷狮旁边。
  “喂,雷狮,你就不能调动一下自己的团员吗?好歹也是海盗头子,这样就一半一半了。”
  雷狮偏过头去小声贴着他耳朵说。
  “我们奉行自由管理,管不了。”
  正好站的离雷狮比较近的帕洛斯,脸上笑眯眯心里mmp。
  去你妈的自由管理,md死给。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