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凹凸世界】在那不知名的小屋③(搞笑向

本文cp:雷安,瑞金,嘉德,佩帕(注意避雷)
极度ooc预警,完全是写着娱乐自己。
梗源自于群里可爱的紫堂。

  由于这两个平时就不怎么对付的人晚上要睡在一起的缘故,今天两个人的火药味格外的浓,从早餐就一直互相呛声,一点芝麻大小的事情都可以吵起来。

  “安迷修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像个苍蝇一样晃来晃去的!看着就烦!”
  雷狮一副大爷样靠坐在沙发上,不耐烦的伸出大长腿就打算把安迷修撂倒,原本他觉得以这个骑士的灵敏度绝对可以避开,但是安迷修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居然完全不看路,真的就被绊倒了。
  雷狮瞳孔微缩半起身,伸手就去够他的手臂,结果连带自己也给带倒了。

  巨大的响声吸引了客厅里其他人的视线,一时间大家看向那边的目光就微妙起来。
  安迷修一脸愣逼的趴在地上还没缓过神就被雷狮的重量狠狠一压,白眼一翻简直要去见上帝。

  “啧啧啧,青天白日的,到房间去搞不好吗?”
  雷德蹲在桌上,一脸贱兮兮的摸着下巴。
  嘉德罗斯微微挑眉。
  “那两个渣渣在干嘛?”
  “咳咳,”雷德听到吓得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差点忘了老大还在,于是赶紧过去把老大眼睛捂上,“他们,他们....他们在进行相互表示友好的仪式!是的,就是这样。”
  要是把老大教坏了,自己也不用活了。
  “呵,愚蠢的交流方式。”
  “是啊是啊,老大你千万不要学啊!”
  雷德拼命点头。

  “格瑞格瑞,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吗?”
  金摇着格瑞的手臂指着瘫在地上的两个人道。
  “不,他们只是傻。”
  格瑞冷然的摇了摇头,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金,别动。” 格瑞盯着他突然出声。
  “啊?...噢。”乖乖站直。
  格瑞微微垂首摘下他的帽子,将手插入他软软的金色发梢,轻轻摆弄了两下,然后再将他的帽子扣上。
  “嘿嘿,我又把头发睡乱了?”
  金不好意思的抠了抠脸。
  “嗯。”笨蛋。
  
  帕洛斯看着现场无奈的摇了摇头,都是谈恋爱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过,差不多也该安抚一下那只蠢狗了。
  他把玩着发尾,找了个尖角把自己手指划出一道口子。
  然后坐在位子上一脸闲散的看戏状。
  佩利原本还蹲在墙角生闷气,突然之间嗅了嗅鼻子,这个味道...
  是帕洛斯的血!
  他表情突然凶狠起来,跑到帕洛斯旁边。
  “帕洛斯!你没事吧?!” 问完就以一种恨不得把人拖出去打一架的眼神扫视全场。
  “我?我很好啊。”帕洛斯漫不经心的抬起手想说些什么,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受伤的伤口,微微蹙眉,看似喃喃自语,实则不知道说给谁听的,“哦?看来是在什么地方不小心划到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你啊,明明那么聪明,却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笨手笨脚的!”佩利恶声恶气的拿过他的手,取下他的手套舔了舔伤口,然后在空气中嗅了两下,找到了划破了帕洛斯手指的桌子尖角,像是给帕洛斯报仇一样一拳锤烂了那个桌角。

  像个孩子。帕洛斯无奈的叹了口气,倒是有些迷茫了,他们就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但是在佩利转过头来的时候又是一脸笑容。
  这不是他该担心的事,所以他不需要知道。帕洛斯招了招手,在佩利过来的时候揉揉他的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容悄悄变质。

  雷狮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尘,极度优雅的跨过在地上挺尸的安迷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回到了房间。
  大家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该干嘛干嘛,过了一会儿安迷修醒过来,撑着身体起来,愣神了老半天,眼神突然极冷,发现自己元力聚集不起来之后,撸着袖子也冲进了房间。

  至于他们在里面干嘛了,没人知道,总之吃午饭的时候两个人各顶着一身伤,尤其是往脸上招呼的格外的多。
  金在饭桌上一直不停的抖,格瑞掐着他手臂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佩利刚想笑就被帕洛斯用食物塞了一嘴。
  只有雷德,仗着有老大撑腰笑的十分猖狂,在地上滚来滚去,被嫌他吵的嘉德罗斯踹倒角落里去了。

  吃完饭之后大家依旧无所事事。
  笑够了的雷德从地上爬起来,咳嗽了两声,伸出食指挥了挥示意众人注意力集中。
  “既然大家暂时都出不去,我们,玩游戏打发时间吧?”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