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直线降落

【凹凸世界】在那不知名的小屋⑦(搞笑向

本文cp:雷安,瑞金,嘉德,佩帕(注意避雷)
极度ooc预警,完全是写着娱乐自己。
梗源自于群里可爱的紫堂。

  看到这个问题安迷修自己都是一愣,大赛里忙着修行和救人,光是这些事就已经很累了,也没有特意去想过这个问题。
  他扣着下巴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的时候,自然忽略了旁边雷狮宛若实质性的目光。
  这类恋爱的问题原本在这些个除了主角全是前十强者的脑子里是不该存在的,但此类问题却频频出现,看来大家都在这里待的不耐烦了。
  因为安迷修有骑士道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所说的话必然是实情,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过最有意思的就是,全大赛都知道这个骑士的尬撩技巧全都献给了小姐们,几乎就被贴上了凹凸两大钢铁直男之一的标签。
  还有一个是谁?

  嘉德罗斯瞥了眼看热闹的雷德。
  本来是两大直男的,不过就他这么几天看过来,这个排四已经弯成蚊香了,而且看样子自己还不知道,真是蠢透了。
  雷德浑身一抖,立刻就转身看向自家老大。
  嘉德罗斯满意的点点头,这个聪明点。
  虽然不知道老大要干嘛,但这并不妨碍雷德凑过去狗腿的躬身请示圣意。
  嘉德罗斯狠摁下他的头,直到他的视线只能够到自己下巴,鎏金色的眼里满是倨傲。
  “雷德,玩够了就回去了。”
  
  “我说安迷修,你已经磨蹭很久了,有这么难想吗?”
   雷狮用手肘捅了捅他,语气里满是不耐烦,不过他确实也等的不太耐烦了,他要一个答案,现在就要。
  “...呃,这个。”安迷修抓了抓头发。
  说真的,这种时候都是听信自己的内心对吧?
  但万一,万一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你死对头的脸呢?安迷修对自己定义清晰,觉得自己不大可能被谁喜欢上,记忆里好像也没有哪个小姐是对自己和颜悦色的,所以是有喜欢的人才会进来。
  可是让他喜欢雷狮...这未免也太超现实了吧?
  “有。”
  最终得到了这个答案却依旧不令雷狮满意,因为安迷修不交代是谁。
  “谁得了我们骑士大人的芳心啊,这么宝贝?连名字都不肯透露? ”
  还不行,就算是自己确认还不够,一定要亲口听到他说,这才有意思。
  
  帕洛斯在一边看着,眼里兴味不减。
  他倒是希望雷狮把自己给玩脱了,要知道即便安迷修再好的脾气,那也是对着惺惺作态的弱者,要是什么时候被咬上一口,那可就有的瞧了。
  “喂!帕洛斯!他们在干嘛?”佩利突然拍上他的肩膀指了指嘉德罗斯那边,帕洛斯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便是雷德以一种暧昧不清的姿势伏在嘉德罗斯腿上面一点的地方,视线再往上抬一点点正好对上这位排一警告的视线便如同眼睛被刺应激反应般缩回来。
  “你管那么多干嘛?!”帕洛斯踹了一脚佩利的小腿肚,既然对付不了排一找个人泄愤总没问题吧,“人家处理自家的家务事你也要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金似乎忘了自己女装的事情,想要站起来去凑凑热闹结果一个不小心就给踩了自己裙底,往前猛地一扑以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跨坐姿势摔到了正准备接他的格瑞身上。
  排二作为狗血剧的男主心里有一句mmp想讲。
  “金,下来。”
  格瑞无奈的看着愣在自己身上的发小,开口提醒他从自己身上下去。
  “哦...哦哦!”反应迟钝了两秒,金终于完全领会格瑞的意思,赶紧站了起来退后两步。
  注意,这是历史性的两步。
  
  相信大家都听过连锁反应这个词。
  
  金退后了两步直接撞到单人沙发上嘉德罗斯摁着雷德脑袋的手肘,于是雷德的脸不得不几乎在一瞬间就要和小老大亲密接触,导致他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
  挣扎的过程中手碰倒了杯子,它在地上粉碎的声音唤回了安迷修漫游的神智,然后他自然而然就要转头去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不巧的是雷狮对那边的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只盯着安迷修,而且因为托腮的关系原本的身高差完全抵消的情况下,两个人的鼻尖来了一次亲切会晤之后,同时一怔撞进对方略带震惊的眼睛里,忘记移开。
  而佩利在被嘱咐不能往嘉德罗斯那里看之后,就要去问老大什么时候可以打架,又因为他个人位置的缘故,看上去两个人就像在接吻,于是毫无情商的开始招呼道。
  “帕洛斯你看!老...唔。”
  索性被眼疾手快的帕洛斯捂住了嘴,结果一时没有注意位置在佩利的尖牙上划伤了手指,尝到了帕洛斯血味的佩利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受伤的手指。
  
  而最后呢,金因为腰硌到嘉德罗斯的手肘又往前迈了一步重新中标,踩中裙底跌回到还没爬起来的排二身上,过程曲折离奇,结局回到原地。
  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莫名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格瑞叹了口气,看着外面天色不早了,干脆也不让人自己起来了,一把公主抱起金然后慢悠悠的走回房间,面对客厅一片狼藉一概装瞎,关上门隔绝一切,深藏功与名。
  
  此刻的大厅静悄悄。
  此刻的雷德/安迷修/帕洛斯: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帕洛斯松开了手,捂着自己的手指头,上面还有蠢狗的口水,他决定回房间思考一下人生,佩利一脸无辜的乖乖跟上,然后被一把甩在门板外,无辜的揉揉鼻子。
  安迷修假装冷静的用手撑着地板退开一段距离,然后严肃的低下头继续盯着那张仿佛印有世纪难题的纸条,然后雷狮一脸戏谑的开口。
  “安迷修你热吗?耳朵尖儿红了哦。”
  “闭嘴。”
  雷德的情况才是此时此刻的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就差那么0.0001cm他的鼻尖就要撞上那极其尴尬的位置,然而他撑着沙发的两手都开始微微发酸了,老大他居然还不把手挪开。
  真鸡儿尴尬。
  
-未完待续-

——终于要到同房了,开始高兴。

评论(3)

热度(110)